中共枣庄市纪律检查委员会 枣庄市监察局

当前位置:首页 > 清风文苑

走好下山路

来源: 中国纪检监察报 时间:2017-08-22 浏览次数:2890

在张家界的三天,我几乎每天夜里的梦都是万丈悬崖、云山雾海。

  对我这个有恐高症的人来说,来张家界之前我就心有余悸。能否爬上去、能否下得来,我对自己一直信心不足。

  记得第一天在武陵源塔下,要乘位于悬崖上的“百龙电梯”攀上袁家界景区,据说这座电梯是世界上载重量最大、运行速度最快,并且最高的全暴露式双层电梯。乘电梯仅需1分58秒就可以到达326米的高度。在电梯中还可以欣赏周围的崇山峻岭和绝壁风光,可以说既轻松又安全,但我这个恐高症患者不仅享受不了,偏偏还站在了透明的玻璃窗前,腿肚子直哆嗦,脸大概也变了形吧。到了山上,朋友们给我拍照,我说什么都不敢靠近栏杆,只远远地站着,惟恐栽下去。

  “无限风光在险峰。”从大自然的迷宫天子山到武陵源风景区的最后处女地袁家界,以及十里画廊,大家尽情饱览了张家界的美景。

  下山的情景就大不一样了。

  大家激情澎湃、跃跃欲试,大都没有乘索道,而是选择了步行,近两个小时才抵达武陵源脚下。这起起伏伏、平平陡陡的下山路,是对每个游人体力和精神的考验。大家一开始还整装齐发、步履轻快,渐渐地就拉开了距离。尤其是下半程,有的人气喘吁吁,有的人汗流浃背,有的人拄棍前行,有的人互相搀扶,还有的人被挑山工的轿子抬下来……

  这时,有不少人累得头晕眼花腿发软,早忘记了欣赏下山的奇特景观。我这上山的恐高症,下山时倒好起来,和几位同学结伴而行,不亦乐乎。一会儿哼小曲,一会儿拍照片,还把在山里购买的微型口琴放在嘴边,不时吹几下,缓解疲劳。同行的一位大连女作家大步走在前面,不时掏出手机发短信,像是浑身有使不完的劲儿;一位80后青年诗人年轻气盛,眼睛里不断发现新的景致,眺望山崖上一片火苗一样的枫叶,凝视一块如鹰似虎的巨石,俯瞰一棵棵参天大树,都被我一一抓拍下来;一位湖南女作家蹦蹦跳跳、乐观前行,不解山谷静静地怎么没有鸟鸣。一路上她不断寻觅,还主动帮我拎装了一把雨伞和半瓶矿泉水的小背包,别看不重,对下山人来说却大大减轻了负担。

  快到山脚时,那位大连女作家跑到前面,身影消失在晚霞的余晖里。我和其他两人一边吃着清脆爽口的黄瓜,一边如获至宝一样,观赏老树上一群罕见的唧唧欢叫的小鸟。

  到达山下,令我们惊讶的是,一位身材娇小的浙江女作家竟然第一个到了目的地,正一个人匆匆走在十里画廊的路上。我掏出相机,把这位下山冠军的神采定格在芦花飞扬的画廊里。

  回头再看,还有很多人没有赶上来。在山上那些“高歌猛进”的人呢?“无病呻吟”的人呢?“遥遥领先”的人呢?“身高马大”的人呢?怎么都没了影子?我想可能在高处,过于兴奋、过于用力、过于自我了吧。过于兴奋,下山就少了些精气神;过于用力,也会伤了元气;过于自我,自然要失去一些后半程同行的伴侣。

  登山,也如人生的旅程,万不可重上轻下,走好下山路才是人生的最高境界。(丁利)


友情链接
Copyright 2017-2018 www.zzszfw.com All Rights Reserved
主办单位:中共枣庄市纪律检查委员会 枣庄市监察局
ICP备案号:鲁ICP备05003538号-1 E-Mail:Postmaster@zzlzw.gov.cn